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典范 > 正文

四恶魔杀人分尸成瘾妻子、情人都不放过只因她们知道的太多

发布时间:2021-10-22作者:admin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数:

?

  【本文节选自《情悔(全3册)》,作者:丁一鹤,有删减;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;图片来自网络】

  经过五年的审判,市高级人民法院终于将熊克武等四人连环杀人案审结,并把他们送上刑场。

  在此之前,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令人发指的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,法院认定四名被告人“犯罪手段极为凶残,犯罪后果特别严重,均应判处死刑”,并责令四人赔偿受害人家属共计355万余元。

  混迹于官场多年,下海后拥有数千万资产的熊克武和自己的弟弟、杀手等四人,先后杀死八人,也因此积累下了数千万元家产。这些被害人生前均是他们的朋友、合作伙伴,甚至是情人和结发妻子。在法庭审理中,“四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未做辩解”。而这四个杀人成性的恶魔在供述他们的杀人动机时,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“他们知道的太多了”。

  熊克武生于泰北市,高中文化。20世纪80年代,他曾是北京某机关的一名科级干部。就在将要升任副处长的当口,熊克武的人生在他的聪明脑袋的驱使下,还是拐了一个弯儿,他因诈骗犯罪,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。

  熊克武从狱中被释放后,在服刑期间认识的狱友刘乐刚经常到家里找熊克武。同时,刘乐刚也认识了熊克武的弟弟熊克文。

  熊克文比哥哥小四岁,大学毕业后也进了机关工作,但他步哥哥后尘,先是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五年,接着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。此后,熊克文成了社会人,他最大的特点是对熊克武言听计从,而且是无条件地服从。

  三个有着共同坐牢经历的人很快成了脾气相投的朋友,他们所有的话题都是如何发大财。遗憾的是,他们一直没有找到共同发财的机会。此后熊克武南下深州做生意,发了一笔小财后回到京北,在一家外贸公司担任商务部经理,负责公司进口国外产品的外贸业务。

  熊克武所在的公司需要大批量的电缆线及线缆接插件。这是一单大生意,为了拿到这笔生意并从中获利,熊克武首先想到了好朋友刘乐刚。

  于是熊克武带着刘乐刚来到公司见到了老板刘女士,刘乐刚声称可以帮公司联系进出口业务。刘女士把这单货物有关进口的商务问题交给了熊克武,让熊克武同刘乐刚具体谈协议内容。当时,由于招标单位给的价格很低,刘女士担心亏损,让熊克武想办法将税率降低或者少交些关税以便降低成本。

  熊克武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报低价格通关,但他的这种拙劣伎俩却被天津海关发现。不但这批货物被海关扣下,熊克武还被天津海关刑拘30天,并被监视居住半年。因为是熊克武所在公司涉嫌走私,同时被刑拘的还有刘女士。

  熊克武之所以仅仅被刑拘30天,是因为他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刘乐刚身上,死死咬住刘乐刚才是走私的主谋和实际操作者。因为当时海关方面并未抓到刘乐刚,所以对熊克武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。

  从看守所出来之后,熊克武担心海关一旦找到刘乐刚,只要刘乐刚一招供,自己肯定被判刑。于是熊克武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了弟弟熊克文。

  此时的熊克文已经“三进宫”,按照熊克文的说法,无论任何事情“我都听我哥的”,当然也包括杀人。当熊克武提出“想个办法让海关永远找不到刘乐刚”时,为了打消哥哥的顾虑,熊克文试探着问哥哥说:“要不行,把刘乐刚给办了?”

  哥儿俩心意相通,熊克武毫不犹豫地点头认可。随即,熊克文找到了他的两个哥儿们杨武杰与陶桂兴。

  杨武杰和陶桂兴都是熊克文的狱友,也是臭味相投的铁哥儿们。杨武杰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,他的特点是心狠手辣。而陶桂兴因偷窃被劳动教养三年,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,他的特点是做事缜密。

  熊克文找到两人后说:“刘乐刚知道我哥的事太多了,要杀刘乐刚灭口,防止公安机关找到刘乐刚把我哥供出来,事成之后每人给你们10万。”这两个亡命徒想都没想,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几天后的一天中午,熊克文、杨武杰和陶桂兴冒充警察将刘乐刚带到郊区的一处平房关押起来,用铁丝把刘乐刚的手脚捆上。在关押了几天之后,按照熊克武不留后患的意思,熊克文把杀刘乐刚的想法告诉了两个帮凶,于是三人决定到郊区一带杀人焚尸。

  第二天,三人开车走到郊区一个山道的弯道处,杨武杰动手掐死了刘乐刚。随后,杨武杰从车上把尸体拖出来扔到了一座小桥下,将汽油浇到尸体上点燃。最后三人担心被别人发现焦尸,又把尸体放进了后备厢。回城分尸后,三人开车上了高速,在高速公路上,三人将尸块扔到了高速公路边的深沟里,他们作案用的斧子和刀具也全部扔到了大海里。事后,熊克文如约给两个帮凶发了钱。从此之后,这三个人成了熊克武的杀人工具,只要熊克武一声令下,三人都会毫不犹豫地联手杀人。而熊克武第一次杀人后还是感到很害怕,特意去拜佛上香,祈求菩萨保佑。

  但熊克武被海关刑拘的事情并没有了结。熊克武和老板刘女士被放出来之后,他听说海关将那180万元退给了刘女士,同时退还刘女士的还有熊克武在深州被扣押的108万元。所以熊克武被释放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刘女士索要。而刘女士称海关只退给了100万元,并很快将这笔钱退给了熊克武。但熊克武坚持认为刘女士手里还有他很多钱,他觉得刘女士是在找各种理由搪塞不给。

  在多次索要无果的情况下,熊克武终于跟刘女士翻了脸,两人在刘女士的办公室吵了起来。在离开刘女士办公室的同时,熊克武起了杀心。

  随即熊克武找来熊克文说:“李老板欠了我几百万一直不还,我找她要但她不给,后来我发现她用这笔钱买了一套房子,还买了一辆奔驰车,干脆你把她给弄死算了。”

  熊克文根本没过脑子就答应了下来,接着他找来杨武杰和陶桂兴,三人在熊克武的指点下跟踪了刘女士三四天,弄清了刘女士的生活规律和住处。接着他们在刘女士家楼上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。

  趁着夜黑风高,熊克文、杨武杰和陶桂兴三人跟踪刘女士回家,等刘女士一进电梯,杨武杰一个箭步冲进电梯,死死搂住了刘女士的脖子,并把刘女士劫持到他们租的房里。随即,得到消息的熊克武来到出租屋向刘女士要钱。但进门之后,熊克武害怕刘女士认出自己来,最后没敢说话就悄悄离开了。熊克武担心时间长了会出事,决定“做掉”刘女士。

  按照杀害刘乐刚的方式,杨武杰和陶桂兴驾车挟持刘女士到高速公路上,杨武杰在车内用绳索勒死了刘女士后,伙同熊克文将尸体肢解,将尸块抛至高速公路旁的深沟内。

  有钱之后,熊克武找了一个有文化的硕士情人。一次他带着情人段秋月到京北郊区游玩时,发现很多别墅。此时手中已经积攒下一笔钱的熊克武,准备投资600万元建三栋别墅,一栋自己住,一栋送给情人。

  在建别墅前,熊克武找来朋友李工程师负责设计和施工。他与李工程师商定,别墅建成后,李工程师分得第三栋别墅。

  别墅建成后,贪婪的熊克武与李工程师发生了矛盾。李工程师提出将熊克武答应给自己的3号别墅,作价500万元转让给熊克武。而熊克武坚决不干,最后只答应给李工程师150万元。由于价钱分歧太大,两人闹得不欢而散。

  熊克武愤恨地想,两人合作初期,李工程师曾经说过这三栋别墅的设计是免费的,自己才答应将3栋别墅给李工程师,而现在李工程师竟然将自己的房子作价500万元卖给自己。他越想越生气,就在熊克武跟李工程师签订完转让协议之后,他舍不得自己的利益被别人占有,再次动了杀心。

  接着,熊克武对熊克文说:“李工程师得寸进尺,你们几个人把他杀了,钱也省下了。“熊克文接着找来杨武杰和陶桂兴,三人商定了杀人的计划。

  为了杀害李工程师,杨武杰租了一间两居室。熊克文、陶桂兴和杨武杰都已到齐之后,熊克武将李工程师约到租住处。李工程师进门后,熊克武一使眼色,杨武杰便用尼龙绳勒住了李工程师的脖子。

  四人把李工程师勒死后,熊克武甩下了30万元现金扬长而去。三个恶魔将这30万元平分,在出租屋内分尸后将尸骨扔到了桥下。

  而李工程师的妻子在获悉李工程师失踪后,找遍了丈夫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。苦等了一个月依然没有丈夫的任何消息。此时,熊克武却拿着100万元找到了李工程师的妻子。两人经过协商达成协议,熊克武给李工程师的妻子100万元作为别墅的补偿,条件是把李工程师的公司无偿转让给熊克武。由于李工程师一直没有出现,李工程师的妻子不懂得打理公司,只好同意把丈夫的公司送给熊克武。

  对这次图财害命的得意之作,熊克武禁不住喜悦告诉了自己的硕士情人段秋月,也因此为自己的情人埋下了祸端。

  在经过多次杀戮之后,熊克武积累了巨额财产。为了使这些财产获得更大的效益,熊克武和一个叫张玉峰的人联手出资注册了一家公司,主要做医疗器械进出口业务。但熊克武自己并没有当这个公司的老板,而是让张玉峰担任总经理。熊克武之所以这样做,其实并不是为了正常经营,而是利用这个平台进行诈骗。

  当上老总的张玉峰对外的化名是吴某。公司成立后的2001年12月,熊克武瞄准了一家负责进出口代理报关的公司,便以中间人的身份,给张玉峰介绍了这家公司的老总。于是,张玉峰请这家公司做进出口代理,之后这家公司开始了和张玉峰公司的业务往来。

  张玉峰通过代理公司,从国外定了30台CT机。但是,这些医疗器械却没有卖出去,那家代理公司投入的资金没回来。

  代理公司发现1000多万人民币被张玉峰诈骗,连忙报案,但之后却一直没找到张玉峰。于是,他们找中间人熊克武询问张玉峰的下落,熊克武却说:“你们别报案了,报案也找不到他,搞不好这小子已经逃到国外去了。”

  代理公司的老板听到熊克武的话虽然感觉有点奇怪,但的确再也没有找到张玉峰。不但如此,后来就连熊克武也找不到了。

  其实,此时张玉峰已经被熊克武安排的熊克文等三人杀掉了,同时被杀死的还有张玉峰的女友。原因是在张玉峰的运作下,几笔生意下来公司已经积累了两三千万资金,熊克武想拿出点钱来用于其他投资,张玉峰却坚决不肯听话。最后在熊克武的催逼下,张玉峰才拿出100多万美金打到熊克武情人段秋月在外地的公司,之后段秋月用这笔钱买了债券。

  张玉峰掌握了公司的实权后,表现出权力膨胀、刚愎自用的架势让熊克武心里很是窝火,而情人的“逼宫”更让他郁闷至极。段秋月只拿到100多万元美金,觉得熊克武财大气粗却拿不出钱来,心里很不痛快,便埋怨熊克武说:“你原先的豪气哪里去了?刘乐刚、李工程师、刘女士挡了你的财路,你都把他们干掉了,干脆这笔钱也别还了,你找人把张玉峰给做了,不就一了百了吗?”段秋月的一席话提醒了熊克武。接着熊克武就把要“做掉”张玉峰的想法和三个杀手说了。这一次,熊克武根本没和那三人说为什么要杀张玉峰,因为他觉得这已经不重要了。熊克武知道,包括弟弟在内的那三个恶魔,为了挣钱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。

  为了杀张玉峰,杨武杰提出买辆车,熊克武给了他20万元。杨武杰接着还说要去买枪,熊克武又给了他17万元。

  按照以往杀人的套路,熊克武让杨武杰在开发区一个小区租了一处楼房。熊克武让张玉峰来到他的租住房屋。张玉峰敲门进屋后就被杨武杰用钢丝绳勒住了脖子,不到两三分钟张玉峰就被勒死了。

  张玉峰有一个叫李珂的女友,一旦李珂发现张玉峰失踪,肯定怀疑是熊克武干的。为了斩草除根,熊克武随即给李珂打电话约她过来。当晚,熊克武开车将李珂接到出租屋,熊克文三人将李珂杀害,并将张玉峰和李珂分尸后抛到了桥下。事成之后,熊克武又扔下了30万元在租住处,至于熊克文三人怎么分,熊克武已经懒得过问。令人心寒的是,至今没有人知道李珂的真实身份、家在何处。而张玉峰遇害时驾驶的那辆价值近百万元的沃尔沃轿车,熊克武交给情人段秋月,段秋月随手给转卖出去。

  后来,几个小孩在于河的大桥下玩耍时,发现了张玉峰和李珂的尸骨。小孩的父亲报案后,由于无法确认死者身份,这起杀人抛尸案一时成了无头案。

  随着合作伙伴一个个被杀掉,已经杀掉五个人的熊克武兄弟并没有收手,反而杀顺了手。而在下一步的被害人中,段秋月的身份却非常特殊。

  这个名牌大学的女硕士与熊克武相识后,两人不但长期保持着婚外情,还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医疗设备投资有限公司。

  熊克武将张玉峰杀害之后,张玉峰公司的2000多万元资产被熊克武占有,这些钱分别投入了熊克武和段秋月的公司。

  熊克武自己有公司,他和情人段秋月共同出资的公司由段秋月经营,熊克武只在其中占有股份。而熊克武在屡次作恶之后,把通过害命搞来的钱大多投进了段秋月的公司,这家医疗设备投资公司已经发展壮大为市值上亿元的大公司。

  熊克武觉得,自己为段秋月付出了太多,但随着段秋月公司的壮大和规范,段秋月的欲望也在不断膨胀,而且有时甚至不把熊克武放在眼里。

  最让熊克武气愤的是,段秋月将公司搬到了一座豪华写字楼里。在安排办公室时,段秋月单独安排自己一个办公室,安排丈夫彭黎明和聘任的总经理一个办公室,却唯独没有合伙人熊克武的位置。每次熊克武到公司时,别人都只知道熊克武是这个公司的大股东。而对于熊克武的身份,段秋月每次都介绍他在外地做蔬菜生意。每次段秋月这样介绍,熊克武都很不爽地说:“我就是一个菜贩子。”

  不但如此,熊克武在这个他与段秋月合伙的公司里,越来越没有了权力。本来段秋月的意思是避免别人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,但熊克武却觉得段秋月架空了自己。所以每次到公司之后,只好直接到段秋月的房间尴尬地坐一会儿就走。

  更让熊克武担心的是,自己之前杀掉的那五个人,他全部跟段秋月讲过,熊克武也担心这些事从她嘴里跑风。

  熊克武就想杀段秋月,但他却迟迟没动手,毕竟从情感上,这个杀人恶魔还在犹豫。

  在迟疑中熊克武感到,如果自己不先下手杀段秋月,段秋月很可能找人杀自己。一是两人合伙的公司从开始创业到现在,熊克武投入很多,包括杀人后注入公司大量资金,到后来熊克武却什么都没有得到,而公司法人也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更换为段秋月的丈夫彭黎明。让熊克武气愤的是,他怀疑段秋月已经另有新欢,在情感方面欺骗了自己。

  加上这些年来,段秋月在公司财务上面一直不让熊克武插手,熊克武担心自己会成为第二个张玉峰。

  最后让熊克武痛下杀手的是来自于他的敏感。由于对段秋月心存顾忌,熊克武刻意观察段秋月和她身边的人。后来熊克武注意到,段秋月的姐姐和段秋月的一个亲密朋友每次看到熊克武,都不像以往那么热情,而是躲躲闪闪像遇到瘟神一样。熊克武顿时起了疑心。

  事实上,熊克武的怀疑是有道理的。段秋月曾经跟自己最好的朋友说过张玉峰等人被熊克武做了,跟熊克武一起挺可怕的,她担心自己迟早会死在熊克武的手里。而段秋月的姐姐更了解内情,熊克武和段秋月一起合伙创办的这家规模上亿元的公司,到最后熊克武没有得到任何名分和地位,心狠手辣的熊克武心里肯定会不平衡,迟早对段秋月不利。

  正是由于熊克武的敏感,他加快了杀害情人的步伐。随后,熊克武在段秋月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租下一套房子,伺机杀死段秋月。

  段秋月生了二胎,就让熊克武给她的小孩上户口,熊克武觉得时机已到,便对段秋月说去找附近朋友帮忙办理上户口的事。接着熊克武马上给熊克文他们打电话,让他们赶到出租屋做好准备。

  两人开车来到熊克武的租住地。两人进屋后,杨武杰假意和段秋月握手,一抬手就锁住了段秋月的脖子,而熊克武连看都没回头看一眼,就马上下楼回了段秋月的公司。

  熊克武是想回去找到段秋月的丈夫彭黎明一起杀掉。一个多小时之后,熊克武约上彭黎明来到租住地,依然是杨武杰将彭黎明掐死。而熊克武却再次转头又回了段秋月的公司,制造了自己与段秋月夫妇失踪没有关系的假象。

  得知熊克文等人已经杀人分尸,将尸骨扔到桥下之后。熊克武拿着段秋月和彭黎明的两部手机,互发短信造成他们还活着的假象。

  警方在侦查中发现,段秋月和彭黎明失踪前最后的联系人都是熊克武,加上段秋月公司所在的大厦监控录像佐证了熊克武频繁出入公司,警方锁定熊克武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  警方将熊克武抓获当天,熊克文、杨武杰和陶桂兴分别被抓获。同时警方还起获了作案用的对讲机和杨武杰买来的两把仿真手枪,甚至包括碎尸后从段秋月体内取出的两块硅胶。

  杨武杰等人落网后,警方才注意到杨武杰曾到当地派出所报案称妻子走失,至今未归。经过审讯,杨武杰供述他将妻子杀害,原因是妻子的婚外情被杨武杰发现。

  得知妻子有婚外情之后,杨武杰也在外面找了女人。杨武杰向妻子提出离婚,但妻子坚决不离,两人为此经常打架。

  杨武杰的妻子在市场摆摊要交摊位费,便直接从杨武杰帮助熊克武杀人赚来的钱中取了20万元使用。由于两人关系紧张,妻子管钱也不给杨武杰钱,杨武杰除了帮助熊克武杀人赚钱外没有别的来钱门路。为了独霸家产,杨武杰一气之下把妻子杀掉,并让熊克文帮忙抛尸后,到派出所报案说妻子失踪了。

  熊克武等四个恶魔八年连杀八人,一经披露立即震动四方。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,由于罪行极恶,这四名被告人手上和脚上分别戴着沉重的镣铐依次被法警押进法庭。

  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,四名被告人知道自己罪不可赦,纷纷予以认可。对于受害人家属提出的高达上百万元的赔偿,熊克武表示,他和被害人段秋月共同投资的公司现在市值达上亿元,他占有很大的股份,有能力赔偿。

  熊克武在供述杀人动机时,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“他们知道得太多了”。而杨武杰八年来帮助熊克武兄弟杀人,他在法庭上承认前后共拿到了五六十万元。杨武杰坦然承认这些年来为了图财把杀人看作自己的工作,当公诉人询问谁参与了碎尸时,杨武杰笑着回答:“基本都是我干的。不怕您笑话,他们干活儿,我还真瞧不上。”而陶桂兴则表示,只要熊克文一说有事要他帮忙,他就二话不说,完全是出于哥儿们义气。

  法院查明,熊克武先后指使并伙同其弟熊克文及杨武杰、陶桂兴,残忍地将生意伙伴、熊克武的情人、情人的丈夫及杨武杰妻子等八人杀害。

  法院同时认定,四被告人的“犯罪手段极为凶残,犯罪后果特别严重,均应判处死刑”,并责令四人赔偿受害人家属共计355万余元。宣判时,一位被害人家属坐在旁听席上不住叨念:“太狠了!多少个家就这么完了!“在宣判过程中,当提到被告人碎尸过程时,有的受害人家属用手捂住耳朵,表情痛苦地将头深埋下去。

  在法庭上面对媒体的镜头,熊克武却没有躲闪,而是刻意保持着一种麻木的神情。在将近三十分钟的判决宣读过程中,熊克武紧闭双眼神色冷漠,直到最后听到死刑的判决结果时,他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一审判决后,熊克武等人为了拖延走上刑场的时间,向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,经过一系列司法程序,直到审判之后才尘埃落定。

  这么一折腾,时间又过去了两年。最终,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熊克武等人死刑的终审判决,并押赴刑场执行。

  对于熊克武屡屡杀人灭口的恶魔行径,一位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认为熊克武存在“无情型人格障碍”、“强迫症”,也就是不相信别人,遇到挫折时永远归因于外,从而采用极端方法去摆平对方。这位专家还善意提醒这类人遇到挫折时,应及时寻求心理矫正,身边人也要多观察,及时开导。

  也许那位专家善意地把这四个恶魔当作“人”来看待了。如果换一个角度,从兽性而不是从人的角度去审视这四个恶魔,我们就会知道,不应该用人的标准去衡量那些用两条腿走路说着人话的“野兽”。

  说“野兽”都有些抬举了他们,有句古话放在这四个恶魔身上一点都不为过:禽兽不如!

????????? ?
?

上一篇:孩子才一岁丈夫就催妻子出去找工作妻子说句话丈夫急哭了

下一篇:省政府关于2010年度江苏省科学技术奖励的决定